三連霸的最後試煉,勇士們已經在路上。 | NBA | 運動視界 Sports Vision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75

  奧尼爾:當時我在睡覺,我的小女兒也睡在我們身邊,我們都在打呼嚕。科比在大概凌晨2點半的時候給我打電話,大概說了:大個子,明天我需要你,讓我們創造歷史吧。

  利拉德在那一記彷彿直直射進天堂之、毀滅系列賽的絕殺,喚起了不少人對於1998那支公牛的遙遠記憶。第六戰的最後的偉大時刻,以及「The Shot 2.0」和第二度的三連冠,沖淡了「最後一舞」的色彩,很少人記得這一頭紅色猛牛早已傷痕累累且筋疲力盡了。

  皮朋的傷勢,羅德曼的退化,菲爾?傑克遜和傑瑞·克勞斯,所有的一切都都在將他們導向失敗,這些球員開始被自己的身體所反噬,實際上他們已經不是那一年例行賽最好的球隊。

  「感覺最後所有的一切都懸於一線。」當時還在那支球隊擔任替補射手的科爾如此說道,回想起那一年,他覺得如果他們輸掉了第六戰,讓爵士在三角洲中心延續戰線,那一切都完了。

  但「那個人」是如此的痛恨失敗,以至於他的意志最終推動了球隊咬牙贏下和印地安納的搶七大戰,然後在鹽湖城的第六戰,他在最後一分鐘完成了不朽的攻防表現,拿到了六冠中難度最高的一冠。

  1980以後的NBA和1980以前的NBA是兩回事,在過去ABA的競爭稀釋了聯盟的天賦,而且市場機制還沒完善;並且在這時候史騰(David Stern)開始接手打造他的帝國,可卡因再也無法摧毀一個球員,越來越多人開始注重自己的身體健康,更重要的是黃綠大戰透過轉播讓全美人民風靡,更多天才小鬼願意以打籃球為志向,而不是棒球或其他。

  所有的一切都讓麥可·喬丹所造到的變得更加傳奇,在兩個三連冠的過程中,這支公牛的組織架構基本上沒有太大的變化,喬丹和皮朋,加上肉盾和白人射手,頂級側翼防守要角,這是不變的先發陣容。

  他把這個這個五人小組帶成了無敵的存在,這就是為什麼他被人們所認可,他在整個季後賽的故事裡幾乎找不到缺點。

  1998年MVP頒獎時,史騰在把獎盃遞給喬丹時說:「感謝你在十年後還能像麥可?喬丹一樣打球。」從1988年他第一次拿到這個獎項十年後,他和他所屬的球隊都處在冠軍爭奪的行列當中。在這段期間,你看不到喬丹有任何一絲的下滑,他的數據可能有高有低,但那不是重點,他始終把自己的狀態維持在聯盟第一人的水準,就像是2011-2018的勒布朗·詹姆斯一樣。就是因為如此,所以所有人都服從他,整個紅牛軍團可以被納入到一個人的意志之下。

  當我們一個個念起50大球星的名字,會發現大部分人都自主性極強,他們把自己的身體和狀態照料的十年如一日並不是難事。

  但困難的是,喬丹讓他所有的隊友都這樣做了,包括隆利(Luc Longley)都維持著自己巔峰時的產能。他像是一個暴君一樣,逼迫並驅使整支球隊保持專注,他是如此的痛恨失敗,也至於整支球隊連例行賽都要拿出至少80%的水準來應戰,這就是為什麼1990-91賽季開始,喬丹出賽的比賽中,公牛從來沒有3連敗過。

  而當他的隊友們真的已經到了極限了,連一絲能量都壓榨不出來了,麥可就會獨自走向荒野,把其他人遺留在沙漠之中,因為他覺得這支隊伍已經打不出他想要的籃球了。

  三連霸,目前看起來這是一支球隊所能到達的榮譽極限。

  扣掉七零年代以前的遠古軼聞,我們只專注在近代籃球史中,那麼只有喬丹的公牛和歐尼爾及科比的湖人曾經辦到過。

  喬丹是公認的籃球山羊,這項運動創建以來的第一人;而俠客和科比則是史上最偉大的二人組之一,但他們都沒辦法把王朝維持到第四年。

  02湖人靠著第六場的斑馬們的爭議哨子,以及「Big Shot Rob」那一記接獲迪瓦茲(Vlade Divac)精準傳球的絕殺,最終帶走了冠軍。98公牛則是在第三場大屠殺,以及喬丹第六場最後40秒的完美表現,而完成偉業。

  但他們都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上了,如果史塔克頓(John Stockton)那顆追平的三分有投進,那麼喬丹岌岌可危的體能,以及皮朋的傷勢,都有可能讓他們輸掉延長賽,甚至第七戰。而對湖人來說,迪瓦茲雖然是傳球高手,但是就算讓他認真的再傳10次,他都未必能那麼漂亮的在人群中把球大力撥給霍瑞(Robert Horry),更何況那只是個意外。

  標籤